首頁>新聞資訊>新聞>2019

“國家公祭日”六周年 | 塑魂鑒史,命運同構

篮球即时比分 www.038749.live 來源:中國美術館 時間:2019.12.13

【導語】2019年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殺慘案發生82周年,也是第六個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為緬懷南京大屠殺的無辜死難者,緬懷所有慘遭日本侵略者殺戮的死難同胞,緬懷為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獻出生命的革命先烈和民族英雄,現任全國政協常委、中國美術館館長、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國際著名雕塑家吳為山在2005年-2007年期間創作、落成的《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擴建工程主題雕塑》,成為了我們銘記歷史、寄托哀思的載體。這是一組記錄歷史的雕塑,讓觀看者勿忘國恥。這一組大型群雕真實記錄了大屠殺中南京市民“家破人亡”的慘烈,呈現了手無寸鐵平民的悲慘經歷,激發了中國人民的愛國情懷,更讓生活在當下的人們珍惜現在的和平生活。

 
 
塑魂鑒史,命運同構

吳為山
 
  今天,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殺82周年,也是第六個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 
  我忘不了,2012年9月,在聯合國總部,聯合國前秘書長手撫南京大屠殺組雕,表情凝重,情不自禁地說:“這些雕塑表現了全人類的靈魂?!?/span>
  我忘不了,愛國科學家楊振寧在凜冽的寒風中佇立大屠殺紀念館的組雕前,流著眼淚說:“看到這慘烈的形象,我仿佛聽到了當年日本鬼子飛機的轟炸聲……”
  我忘不了,德國大使、俄羅斯大使、烏克蘭大使、法國大使等國際人士看到這組雕塑時,所表示的正義!
  我忘不了,包括日本參觀者在內的所有觀眾在《家破人亡》《逃難》雕塑前留下熱淚……
  我更忘不了,大屠殺幸存者常志強在《最后一滴奶》雕塑前泣不成聲,喊出:“這就是我可憐的媽媽和弟弟啊……”
……
  這組雕塑的模型被國家領導人送到了以色列耶路撒冷猶太大屠殺紀念館;這組雕塑被俄羅斯國家藝術科學院永久陳列;這組雕塑立在韓國濟州島……它,再次說明,中國的和平價值觀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是建立在凝固歷史基礎上的。我作為一名藝術工作者,非常幸運的是,有機會能以雕塑藝術為這一偉大事業而貢獻力量。
  這些把我的思緒拉倒了2005年12月15日。那是“大屠殺”祭日——12月13日的兩天后。
   時值寒冬,北風凜冽。我心情沉重仿佛時間倒流到1937年那血雨腥風的歲月,那逃難的、被殺的、呼號的……那屠刀上流下的鮮血正滴入日本軍靴下……我恍惚走向南京城西江東門,這里是當年屠殺現場之一。白骨層層鐵證男女老少平民屈死于日軍的殘暴里。而今紀念館擴建又在地下挖出一批尸骨,不乏陰風、冤氣。極目西望長江滔滔,平靜中有巨大的潛流,儼然三十萬亡靈冤魂的哀號。

逃難1

  擺在面前的是,盡管當年東京審判和南京審判皆以確鑿無疑的犯罪事實為依據,對日本戰爭罪犯作了正義的判決,僅東京審判就歷時兩年半???18次,419名證人出庭作證,779人作了書面證言。受理證據4336件,英文審判記錄48412頁,判決書厚達1213頁??墑欽膠?0年來,日本政府在對待戰爭性質和戰爭責任問題上,基本上采取曖昧或含糊其辭或躲躲閃閃的態度。其極右勢力更是否定對華戰爭的侵略性質,否認南京大屠殺事實,不僅對戰爭不反省,對被侵略國家不道歉,把南京大屠殺說成是中國“虛構”的,是“謊言”、“捏造”。每年的8月15日都有許多官員包括內閣大臣等去靖國神舍參拜。甚至小泉純一郎連續堅持參拜供養著東條英機亡靈的神社。1996年8月,日本公開出版了《大東亞戰爭的總結》這部書,實際上是對侵華戰爭包括南京大屠殺全面的翻案。
  一個公然敢于推翻鐵的史實的國家,及其右翼人群,是未來和平?;囊?。
  因此,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工程的擴建是歷史的需要,是人類的靈魂工程。擴建工程首先是建筑,它是載體,也體現精神。史實——物證陳列是基礎。作為凝固歷史,鑄造國魂的雕塑則是直接進入人心靈的。它為人們對客觀史實的認識提供價值判斷之參照。

逃難2

逃難3
 
  如此重大的題材,如此重要的地點,如此壯觀的場館,雕何?塑何?雕塑者何為?!
  首先是立意,立意的基礎是立場。是站在南京看待這座城市的血淚,同情當年市民的苦難遭遇;或是站在國家民族的方位,看待吾土吾民所蒙受的劫難?我認為只有立足于人類、歷史的高度來正視、反思這段日本軍國主義反人類的獸行,才能升華作品的境界,超越一般意義上的紀念、仇恨。今天的中國日益強大,今天的世界日趨文明,中國有自信來傾訴歷史的災難與蒙受的污辱。作為受辱者,中國有責任控訴戰爭,有責任告訴世界,和平是人類精神所棲。一個遍體鱗傷的弱國是沒有能力祈求和平的!因此凝固平民悲愴的形象,表現祖國母親蒙難,呼喚民族精神崛起,祈望和平應當是整個作品的表現核心。立意明確后,要解決的是作品的取材與形式。
  雕塑應當一目了然而又層層引人進入,悲情意識由內而生發。因此,敘事性、史詩般群雕組合可產生這樣的感情交響,波瀾跌宕,起伏壯闊。它超越一般意義上災難的描述,痛苦的訴說,在這史詩中所生發的美,足以鞭撻丑惡、罪惡,足以從靈魂深處滲入,而蕩滌人類的污濁。它有別于單一化、極端化、政治臉譜化的捏造,而是以普遍人性為切入點作深刻的表現。所謂人性是以人的生存,生活的基本生命需要、以人的尊嚴為出發點。

逃難4

逃難5 

逃難6

  在這恢宏的精神意象輻射下,一個強有力的旋律在我內心油然而生:
  高起——低落——流線蜿蜒——上升——升騰!
  它對應著:體量、形態、張力產生的悲愴主題《家破人亡》(11米高),繼而是各具神態、體態、動態的《逃難》群雕(十組人物)。再繼而是由大地發出的吼聲,顫抖之手直指蒼天的《冤魂吶喊》(12米高抽象造型)。
  這組組雕的背景是以三角形體面為元素的主體建筑為背景,組成激越而低沉,悲慘而激憤的樂章。就空間而言,它形成氣場,使觀眾統懾于悲天憫人的氛圍中。在進入紀念館前已受到凈化。讓觀眾進入紀念館后,每見一根白骨,每見一件血衣產生無限的悲情和聯想。
  優秀的創作設計方案是思想的體現,但只有成為公共藝術,走向空間,落實為物化后的精神載體,才能稱為作品。當作品的思想性、藝術性感染了觀眾,化為心靈的寄托,才是真正的存在,其價值也才能得到體現。
  “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其核心是“遇難、紀念”。它的第一主題應當是《家破人亡》,且以12米的高度,表現被凌辱的母親悲痛之極,無力地手托著蒙難的兒子麻木地向著蒼天呼號。屈辱而不屈。她是千千萬萬受難家庭的代表,是蒙難祖國母親的象征。造型似大寫的“人”,嶙峋而滄桑的身軀在視覺上給人以震撼,帶著這樣的震撼緩緩移步紀念館的大門。
  長長的路當成為觀眾凝思與純化心靈的流程,該雕塑的創作手法采用“大寫意”,讓母體成為山河、成為巨石。且配以詩文:
  被殺害的兒子永不再生  
  被活埋的丈夫永不再生
  悲苦留給了被惡魔強暴了的妻
  蒼天啊……

逃難7 

逃難8

逃難9 

逃難10

  作品中所塑造的母親雙腳,赤足于大地,痙攣欲絕、那已永不再生的兒子化為了山脈。
  我常常在思索,如真的存在靈魂,那當年的受難者會是怎樣地告訴今天的人們,他們身心的創傷?!我曾訪問遇難幸存者常志強,這位親眼看著自己母親被日本人刺死,親弟弟淚水、鼻涕與母親血水、奶水凍凝一起。時光已逝去七十個年頭,可這位八十歲老人仍然聲淚俱下,噩夢未醒。我有一個強烈的欲望,要復活那些受屈的亡靈。紀念館內那些頭蓋骨上的刀痕,那被砍斷的頸骨,那兒童骨頭上的槍眼……,那在光天化日下被剝光衣服的婦女的哀哭,身上還投射著日本軍帽的影子;那被反綁著雙手、跪著,剎那間,身首已分的俘虜;那被集體活埋的婦女、青年,在日本兵鐵鍬覆土的間隙,昂首不屈的男子……,在我不平靜的創作遭遇里,無數徹夜難眠的夜。我甚至走在南京舊城區,也不自覺聽到轟鳴與刺殺的哀鳴!試想,紀念館的大門就是攻陷的中華門,如果每個進館內的人,相遇了這批由城內而逃出的亡靈,這當是歷史與現實,幻覺與真實,災難與幸福,戰爭與和平的相遇。我將這10組21個人物置于水中,與行人及建筑若即若離,營造時空的對語。尺度近乎真人,從感覺世界里與觀眾互為參與。他們中有:婦女、兒童、老人,有知識份子、普通市民、僧人等。最為讓人悲憐的是常志強的母親將最后一滴奶喂給嬰兒;最為勾起回憶的是以兒子攙扶八十歲母親逃難的歷史照片為原型的創作;最為令人驚恐的是那被日軍強奸的少女為一洗清白而投井自??;最為引人沉思的是僧人為死者抹下含冤的雙目……。這二十一個人物,虛實錯落形成悲烈的曲線。雕像為銀灰的色質。迥然于見慣了的青銅、古銅色,它是另一個世界,另一個時空冤魂,是彌天恐怖中逃出的難者。

冤魂吶喊

勝利號角

吳為山塑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大型群雕

  這組雕塑我做得極為淋漓酣暢,它可以憑籍體態、動態的極端夸張而達到極強的表現意念,可以將老人那顫抖的筋脈刻劃得入微而生動。也可以從他們凸起的雙眼揭示那驚恐與仇恨!在這里,精妙的寫實和概括的寫意,準確的塑造和變形的夸張,結構和比例的所有標準只服從于“表現”!這種表現是緣自于魂的底層又深入到骨子里的大表現!由此,我真正體會到結構與靈魂的對應;表現與精神的對應;夸張與情緒的對應。
  建筑師為紀念館設計的主建筑由東至西,最高處18米,最低處西端為正負零。我設計的《冤魂吶喊》在西端,從構思上步入情緒高潮,從整體視覺形式上呼應了建筑,也為建筑的西端增加了應有的平衡。它以劈開的山形寓意破碎的祖國河山,其豁口便自然成了紀念館的門道。它虛擬城門,是逃難之門,是死亡之門。左側三角形直指蒼穹,塑造了一吶喊的冤魂。右側表現的是平民生靈被屠戮的場面。它拔地而起,斜插云霄;是冤屈的吼聲,是正義的呼號。以三角形的視覺沖擊,緊連大地攝人魂魄,撼人心魂。
  《家破人亡》、《冤魂吶喊》均是于天地間找到空間。室外雕塑最為重要的是借助于天地之勢而造型,緣自精神表達而生發張力,依托于象征性而激發人們的遷想。主題性、歷史性雕塑還應通過其體與量的相對關系展現其厚重與深刻?!對┗昴藕啊?,將人間的苦難訴渚于上蒼,分別為12米、7米的兩個三角形體塊將觀眾陷于其間,壓抑狹窄的“逃難之門”為觀眾與“逃難者”塑造了同一的情感通道。

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航拍

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擴建工程主題雕塑 逃難 青銅 高2米 2007

吳為山全然忘我,激情投入,經常躺在雕塑架下一干就是十幾個小時

  三組雕塑互為相關。為紀念館拉開了歷史悲劇的序幕。由此而入館參觀展程。
  整個組雕,沒有出現一個日本侵略者的形象,皆表現我遇難同胞,表現我中華兒女。2007年12月13日開館前后,有許多日本觀眾和記者在雕塑中專門尋覓他們先輩的形象。據說,中國文藝作品(尤其是電影)中所刻劃的“日本鬼子”大令今天的日本人傷感。而在這組組雕中,從遇難者群像的慘烈足以佐證日軍之兇殘與獸行。歷史不會因時代變遷而改變,鐵證如山的南京大屠殺慘案不容否認。中國人民反對侵略戰爭,反對篡改歷史的立場堅定不移,實現民族復興的決心堅定不移。中國人民捍衛人類尊嚴、維護世界和平的意志堅定不移。
  記住歷史,不要記住仇恨!
  塑造手法中刀砍、棒擊、棍敲與手塑相并用,其雕痕已顯心靈傷痕,是民族苦難記憶,是日本軍國主義暴行的罪證記錄。塑造的悲與憤產生速度與力量,在《辛德勒名單》的主題音樂的回響中完成每一個形象……38度高溫酷暑的露天勞作,深夜連續十多個小時的創作已注定了藝術家情感和民族情感、人類情感的相融,并將此投射到作品。為此,我寫下:

我以天地言狀的悲愴追憶那血腥的風雨,
我以顫抖的雙手撫摩那三十萬亡靈的冤魂,
我以赤子之心刻下這苦難民族的傷痛,
我祈求,
我期盼,
古老民族的覺醒!
精神的崛起!


  201999,,。。



  ,、西,、、、。

2014 


2015  西70

 

2015 1945-2015!西70


2015  ·


2015 115


2016  



{ganrao}